廣告
首頁   >    行業   >    正文

上海交通大學金融學教授嚴弘:人民幣國際化是國際金融中心建設的關鍵

2020-02-24 11:12:42

從內容上看,《意見》的背后反映了兩大基調:一是強調人民幣國際化的推進,這也是上海建設國際金融中心的必要組成部分;二是金融機制體制改革的深化,盡管過去二三十年我國金融市場取得了長足進步,但與國際標準相比,仍有差距,機制體制改革需求較為迫切。

  外匯天眼APP訊 : 2020年,上海將迎來國際金融中心建設的階段性考核。為護航金融中心建設的沖刺,人民銀行、銀保監會、證監會、國家外匯管理局、上海市政府在2月聯合印發了《關于進一步加快推進上海國際金融中心建設和金融支持長三角一體化發展的意見》(下稱《意見》)。

  近日,上海交通大學上海高級金融學院金融學教授、學術副院長嚴弘就《意見》全文進行了解讀,此前,嚴弘曾參與國際金融中心建設研究課題。按照要求,2020年上海要基本建成與我國經濟實力和人民幣國際地位相適應的國際金融中心。嚴弘表示,目前不管是從市場交易規模,還是金融機構的集聚程度、金融工具與產品的創新等方面分析,均已基本達到預期目標。

  嚴弘稱,從內容上看,《意見》的背后反映了兩大基調:一是強調人民幣國際化的推進,這也是上海建設國際金融中心的必要組成部分;二是金融機制體制改革的深化,盡管過去二三十年我國金融市場取得了長足進步,但與國際標準相比,仍有差距,機制體制改革需求較為迫切。

timg.jpg

  他還提到,對于上海國際金融中心建設而言,2020年是一個承前啟后的關鍵時間點,達成初級目標僅是國際金融中心建設的一個階段。未來,需向紐約、倫敦看齊,打造以人民幣為基礎的成熟的跨境金融服務體系。

  承前啟后的2020年

  2020年是一個承前啟后的關鍵點。十年前國務院正式把上海國際金融中心建設放到國家戰略層面,如今,上海金融市場已得到了長足發展,不管是從市場交易規模,還是金融機構的集聚程度、金融工具與產品的創新等方面分析,都已基本達到預期。但國際金融中心的建設是一個逐步從初級階段走向成熟階段的過程,目前,上海金融市場國際化程度還有待提高,未來應對標紐約和倫敦,打造更加成熟的金融體系。

  從區域上看,上海、紐約、倫敦正好處在三個不同的時區,上海金融中心不僅僅要服務中國的經濟發展,更應該輻射到整個亞太地區乃至全世界,打造以人民幣為基礎的跨境金融服務優勢。

  關于上海如今面臨的機遇和挑戰,國內形勢方面,目前正處于抗擊疫情特殊時期,但對國際金融中心建設的整體發展并未產生較大影響。換個角度去想,可看做是一次壓力測試,對整個營商環境以及基礎設施和金融服務等體系,都是很好的檢驗。通過這樣的壓力測試,也可以幫助上海認清短板,然后找到解決方案。國際形勢方面,當下的國際政治環境可能會帶來一定的挑戰,但通過加強金融業的對外開放,可進一步與世界經濟融合,達到更高水平的市場化發展。

  兩大基調:人民幣國際化與金融體制機制深化改革

  從內容上看,《意見》十分全面和詳細,從各個方面對上海國際金融中心建設提出了有力的支持。而30條措施的背后更是凸顯了兩大基調,一是人民幣國際化的推進,這是上海國際金融中心的必要組成部分;二是金融體制機制改革的深化,金融更高水平的對外開放對體制機制提出了更多挑戰,因此深化體制機制的改革有其迫切性。

  在人民幣國際化推進方面,“積極推進臨港新片區金融先行先試”一大舉措下面例舉較多,尤其是在投資貿易自由化便利化上,如便利新片區內跨境人民幣的結算業務、探索開展本外幣合一的跨境資金池試點、試點開展境內貿易融資資產跨境轉讓業務等。

timg

  《意見》還特別提到,要發展人民幣利率、外匯衍生產品市場,研究推出人民幣利率期權,豐富外匯期權等產品類型,這實際上是為將來人民幣國際化和資本項下的進一步開放做準備。因為一旦人民幣更加國際化后,匯率波動可能更加劇烈,在這種情況下,人民幣風險管理工具的充足就能對參與跨境投融資和貿易的企業和金融機構提供幫助,同時也會保證人民幣國際化進程的平穩推進。

  另外,《意見》鼓勵更多的外資機構進入中國資本市場,特別是債券市場,對人民幣國際化也是非常有利的措施。在目前出口受影響的情況下,吸引更多資金進入中國市場,可以保證人民幣匯率的平穩性。

  在深化金融體制機制改革方面,《意見》特別強調了以制度創新為重點,鼓勵金融創新,探索更為靈活的金融政策體系、監管模式和管理體制。在具體措施上,《意見》提到了要研究提升與國際金融市場法律制度的對接效率,允許境外機構自主選擇簽署中國銀行間市場交易商協會(NAFMII)、中國證券期貨市場(SAC)或國際掉期與衍生工具協會(ISDA)衍生品主協議,相當于進一步與國際高標準規則對接。

  再如,在臨港新片區內,試點商業銀行理財子公司設立專業子公司、支持商業銀行設立金融資產投資公司,用于對相關項目進行股權投資,相當于推進直接融資等。如果新片區一些試點措施在未來能夠得到認可和推廣,那么這也將促進我國整體金融行業的發展和體制機制的改革。

  關鍵在政策的穩定性和便利性

  從《意見》中可以看到,目前上海在加快推進更高水平的對外開放,在這一過程,我認為最關鍵的在于政策的穩定性以及外資機構展業的便利性,這也正是外資機構最為關注的因素。

timg.jpg

  以往,外資在境內開展業務會受到一定約束,與中資機構的監管限制也不太一致。此次《意見》則特別強調,要全面實行準入前國民待遇加負面清單管理制度,對內外資金融機構適用同等監管要求。就目前來看,這方面還存在不少改善的空間。比如,外資開展不同的業務時,可能每一項業務都需要成立一家單獨的公司;再如,外資機構在跨境數據共享方面及在上海打造全球的資金管理平臺方面受到一些限制。這些限制通常也是外資進入中國的困難所在。未來,可以考慮在臨港新片區試點放開,然后再逐漸推廣。

  另從金融市場的角度分析,外資機構的進入對中國金融市場穩定性而言,總體上還是具有正面影響。很多外資機構基本上是長期投資者,更看好中國的長期發展機會,對市場的價值發現起到積極作用。同時,它們的管理模式和投資理念對中國的投資機構也有借鑒意義。從某種程度上來說,外資機構的進入也會倒逼中資機構改善服務質量、改革管理模式等,對整個市場而言,是一種共贏。當然,也會有人擔心像某類外資機構的進入會給市場帶來不穩定因素。對此,我認為,最主要還是取決于市場結構是否能保持自身的穩定、是否能經得住這樣的考驗。這也是作為全球金融中心所必須具有的品質和信心。

【免責聲明】中金網發布此信息目的在于傳播更多信息,與本網站立場無關。中金網不保證該信息的準確性、真實性、完整性、有效性等。相關信息并未經過本網站證實,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據此操作,風險自擔。

廣告
云南快乐十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