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
首頁   >    國內   >    正文

追債訴訟終于落地 西南證券9.3億債權獲支持

來源:券商中國 2020-02-13 13:46:13

歷時一年零三個月,西南證券此前一筆巨額訴訟結果終于落地。

2137988756eb6af854f19ba6810f17e4.jpeg

  外匯天眼APP訊 : 歷時一年零三個月,西南證券此前一筆巨額訴訟結果終于落地。

  2月11日晚間,西南證券公告稱,其作為“鑫沅質押 1 號定向資產管理計劃”管理人,起訴新光控股股票質押式回購違約的案件已獲一審判決:法院確認其對新光控股享有本金及利息、違約金等合計9.3億元債權,并對質押的1.75億股新光圓成(現ST新光)享有優先受償權。

  就訴訟的另一方來看,2018年9月,新光控股因債券違約爆發出資金危機,并在2019年4月申請破產重整。另外,新光控股及實際控制人在資本市場上的違規行為也到監管調查。2019年年底,周曉光、虞云新夫婦被安徽證監局分別處以30萬元處罰,并處10年市場禁入。隨著新光控股破產重整進度及各家券商的訴訟推進,后續還將有更多糾紛結果浮現。

  “通道式”股票質押獲勝訴

  近年來,股票質押式回購雷區不斷。在此前市場大量個股股價出現下跌,疊加流動性收緊的情況下,屢有券商起訴融資人質押違約。不過,并非所有的質押違約案例都會對券商業績造成沖擊,西南證券此次訴訟正是如此。

  根據公告,西南證券此次系作為“西南證券鑫沅質押 1 號定向資產管理計劃”的管理人,按照委托人指令向重慶市高院提起的訴訟,訴訟被告為新光控股。從資管計劃的類型即可看出,作為定向資管計劃,西南證券并非實際出資人,其訴訟結果也將由委托人承擔。

  從訴訟情況來看,早在2018年11月,重慶市高院即對該案進行受理,后轉至金華市中院審理。彼時,西南證券公告時將涉案金額預估為8.41億元。在違約金不斷累計之下,在近期宣布的判決中,法院最終確認西南證券共享有9.3億元的債權,其中含8億元的本金,利息和違約金則分別為4722.67萬元和8246萬元。

  對此,西南證券表示,該案件未對公司經營、財務狀況及償債能力造成影響,公司各項債券均按期足額付息兌付,未發生違約情況。

  實際上,在資管新規出臺前,券商資管中通道業務占比頗高。有券商業內人士介紹,類似業務“券商只是賺取管理費,不對資管計劃收益負責,也不對訴訟結果負責。”

  券商的質押業務既包括自有資金,也包括外部資金,后者主要是通過資管計劃流入,且在質押規模的比重往往不低。質押資管計劃可分為通道類和主動類,通道類是完全按照資金方的要求來做,主動類則會由券商自己確定標準、負責風控。

  17%違約金獲法院支持

  股票質押式回購業務已是成熟業務,且在業務辦理時需簽訂多份合同文件,因此在訴訟中,券商往往能夠獲得勝訴,被告方對融資事實也多不持異議。而在雙方爭議走到訴訟階段,融資方違約時間大多較長,其中產生的高額違約金也成為案件爭議焦點。

  根據判決書,早在2016年5月,新光控股即與西南證券簽訂股票質押式回購交易業務協議。此后,西南證券在2016年5月-6月分3筆向新光控股提供10億元資金,購回年利率為6.9%,購回期限為3年,違約金率為千分之一。新光控股僅在2017年10月回購2億元,在2018年9月因未支付融資利息構成違約。

  股票質押式回購的違約金幾何?根據券商格式條款來看,將違約金率約定為每日千分之一的大有人在。不過,在訴訟中,西南證券并未按照千分之一的標準,而是選擇以17.1%的標準求償,在與6.9%的利息合并計算后,剛好符合最高院《關于審理民間借貸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規定》中24%的支持標準。

  即便如此,新光控股仍提出,西南證券主張的利息加違約金過高,超過其實際損失,請求調整違約金。由于違約金以補償性為主,西南證券作為資金方,其所遭受的損失主要為按照中國人民銀行同期貸款利率計算的利息損失。新光控股認為,協議約定的6.9%的利息加上17.1%的違約金,總金額明顯高于實際損失。

  對此,金華市中院指出,新光控股違反協議約定,未及時按約支付融資本金及利息,應當承擔違約責任。此前約定的“違約金利率為每日千分之一”標準明顯過高,現西南證券主張按照年利率17.1%的標準計算違約金,并未違反法律及相關司法解釋規定,故對于西南證券要求被告按照年利率17.1%的標準支付違約金的主張予以支持。

  由于法院已于2019年4月受理新光控股破產重整申請,根據法律規定,案涉借款利息、違約金等應計算至2019年4月24日止。因此,法院對西南證券利息及違約金支付至“融資本息實際清償完畢之日”的要求未予認可。

  此外,法院還確認西南證券在確定的債權范圍內,對新光控股質押的1.75億股ST新光折價、拍賣、變賣所得價款享有優先受償權。不過,在ST新光股價大幅下挫之下,此前足額保障的質押物目前也已大大縮水。

  回顧ST新光股價情況來看,在雙方簽訂股票質押式回購協議之時,ST新光股價較此前高峰時期的16元有所回落,2016年5-6月,其股價基本在12-13元之間徘徊。彼時,2.02億股的總質押額可保無虞。至2018年1月,ST新光股價表現穩定,停牌前股價近15元。而在2018年11月,ST新光重組中止并復牌,在各路負面消息中股價一路下挫。

  目前,ST新光股價僅為1.97元/股,法院確認的質押市值僅有3.27億元。不過,由于新光控股目前已陷入破產重整,西南證券能在一眾債權人中搶先凍結并獲得優先受償權,已實屬不易。

  前浙江女首富已被市場禁入

  來看訴訟的另一方,新光控股作為浙江義烏的著名民營企業,創始人周曉光夫婦白手起家的故事可謂是家喻戶曉。作為新光控股的創始人,周曉光在1995年創辦新光飾品,從零售小商品逐步做大,將新光控股建設為大型民營企業集團,涉及飾品、制造、地產、金融、互聯網、投資等多個行業。

  在2018年9月,新光控股旗下“15新光01”發生違約,未能償還回售本金及利息18.3億元。此后,新光控股及下屬子公司向法院申請重整,債權人申報實際總金額高達539億,周曉光本人也被法院列入被執行人名單。

  2019年年底,由于指使、安排新光控股非經營性占用上市公司資金的關聯交易事項、上市公司違規擔保事項、共同借款事項,不履行信息披露義務,周曉光、虞云新夫婦被安徽證監局分別處以30萬元處罰,并處10年市場禁入。另外,由于新光控股未告知一致行動人關系,導致ST新光定期報告未披露相關情況,新光控股被處以60萬元罰款、周曉光被處以20萬元罰款。

  就ST新光的股票質押情況來看,此前新光控股及虞云新所持股份幾乎已被全部質押。中原證券、國元證券、華融證券、東興證券、天風證券等多家券商均曾為其提供過股票質押式回購業務服務。隨著新光控股破產重整進度及各家券商的訴訟推進,后續還將有更多糾紛結果浮現。

【免責聲明】中金網發布此信息目的在于傳播更多信息,與本網站立場無關。中金網不保證該信息的準確性、真實性、完整性、有效性等。相關信息并未經過本網站證實,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據此操作,風險自擔。

廣告
云南快乐十分